專訪Alexandre Tharaud – 音色魔術師

生於藝術之家

每年法國五月藝術節,總有大量出色的音樂節目,2014年的重頭戲之一,是法國鋼琴家Alexandre Tharaud的獨奏會,其於演出之後第二天接受本刊訪問。「我生在一個藝術家庭裡面,爸爸是歌唱家,唱歌劇的,媽媽是芭蕾舞者。我四歲開始學習鋼琴,回想我第一次聽到鋼琴演奏,就知道它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。

「小時候我沒想過要當鋼琴家,作曲家才是目標,而演奏鋼琴對我來說是一場遊戲,不過作為職業演奏家之後,就不可以再把它當成玩耍。這條路並不容易,工作量很非常之大,經常要到處飛、練習新曲目、適應新地方,面對動輒二千名觀眾去演奏,不是簡單的事,不過同一時間這也是一種美妙的生活方式。」

Alexandre Tharaud Photo: Marco Borggreve
Photo: Marco Borggreve

令鋼琴唱歌

父母對小孩的影響往往是終生的,父母都是藝術工作者,對Tharaud的音樂想必有重大影響,「小時候我有學習舞蹈,也有想過以跳舞作職業,這令我接觸很多舞蹈作品。我爸經常在家裡唱歌,唱的是歌劇裡面的歌,還有法國的歌曲,這些影響都反映在我的音樂當中。

「我認同要把鋼琴彈得像唱歌,要知道鋼琴是一件很機械化的樂器,如果換成木管樂器、小提琴等等,你可以輕易奏出長音,有如人類的嗓門,但鋼琴每個音最多只延續到五至六秒,這已經是定律,要表現長音,只能夠透過很多短音去完成,不過仍然可以做出有如歌唱般的效果。蕭邦與舒伯特的作品就有類似效果。」

《Autograph》Alexandre Tharaud
《Autograph》Alexandre Tharaud

短曲之王

Tharaud錄製了不少獨奏作品,近來亦推出了一些短曲集,例如近來的《Autograph》(Erato Classics,Warner Music發行),並受到不少好評,甚至有樂評人認為他是新一代小品之王,「我鍾愛短曲,那些我喜歡在演奏會上加奏的小品,收錄在最近發行的專輯裡面。我會彈不同作曲家的短曲,雖然演奏時間很短,但卻可以訴說很多話語。有一位法國歌唱家說過,一首三分鐘的短歌,可以唱出的內容,比一首長達一小時的大型交響曲還要多。」

作為一流鋼琴家,Tharaud的家居然沒有鋼琴,「有鋼琴在家,反而令我難以把焦點放在音樂之上,亦令我難以代入作曲家的角度,所以我在十五年前把它賣走了。現在我要準備新曲目的時候,可以到擁有鋼琴的朋友家中樂練習,我有他們的鎖匙,可以隨時上去接觸鋼琴。」

maxresdefault
《Mozart, Haydn – Jeunehomme》Alexandre Tharaud, Joyce DiDonato, Les Violons du Roy & Bernard Labadie

擔心唱片市場

Tharaud樂於灌錄唱片,幾乎每年都有新作品,經歷過多間唱片公司,產量依然穩定,被問及對唱片與古典音樂市場的看法,他如是說:「我從來都不擔心古典音樂前景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音樂、需要音樂,我真正擔心的是唱片業,要知道現時市道不景氣,大型製作尤其是歌劇錄音,已經解有出現,大多是現場錄音,讓歌劇院分擔製作費,但沒有獨立錄音的話是不健康的。」

提到唱片,在《Autograph》之後,發行了《Mozart, Haydn – Jeunehomme》,是他近年少見的協奏曲錄音,也是他首次錄製這兩位作曲家的作品,「我從未想過涉獵很多作曲家,人生並非無限,總不能太過貪心,你知道嘛……我已經四十六歲(2015年5月),餘下的時間,我只想經營那些和我產生聯繫、感覺親近的作曲家。」

Archimedes

音響、音樂、耳機、電影、奇幻文學、汽車、鐘錶、葡萄酒...男人喜歡的玩物,幾乎全部上癮,奈何物慾無窮而金錢有限,只好努力工作、再工作、還是要工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