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 SPEAR Labs 創辦人 Dale Lott – 從新出發,創造出有別以往的新聲音

Dale Lott,一個耳機玩家都耳熟能詳的名字,Aurisonics 創辦人、前 Fender 耳機部門負責人及總設計師,現在離開熟悉的公司,創立 SPEAR Labs 作為出發點,展開在耳機世界另一場冒險。

耳機設計、技術發展至今,想要繼續創新的難度,遠比以往為高,但 Dale 可謂成功了一半。這一半,是因為 SPEAR Labs 第一款產品 Triton 1 入耳式耳機,聲音取向有別於他之前兩個品牌;而用料及外觀都饒富新意,成功尋找出有別於其他競爭力對手的新穎元素。

另一半成功與否,還看正式推出後的市場發應了。不過,在 Triton 1 開賣之前,先聽聽 Dale 親看講解它的新品牌與新產品,在試聽之前了解更多產品背後的故事。

創新之矛

「相信不少人都抱有疑問:『Dale 為何離開 Fender 呀?』理由十分簡單,就是我和 Fender 之間的三年合約已經完結,那麼我就想,不如再次建立起自己的事業吧。我的本業離不開入耳式耳機,這也是我最擅長的項目,所以就有現在的 SPEAR Labs。我的家鄉擁有深厚的印第安文化,因此我從小的接觸到大量用不同材質製作的長矛。所以這次用上 SPEAR(矛)作為品牌名字。」Dale 如是說。

「至於 Labs(laboratory),令人聯想到入面有一堆瘋狂科學家正在創造各種瘋狂玩意

品牌 logo 包含了兩個意思,第一是自然是長矛;第二,它是三個矛頭,代表我們公司三個部分:1) 民用音響產品,2) 為其他公司設計產品(ODM),3) 其他類型的電聲產品,例如聽覺保護、通訊系統等等。

「這次創業,可謂回歸我的本源,包括自己的根源(家鄉文化),以及過往的工作經驗(Dale 曾經參與美軍特種部隊及戰機通訊系統設計工作,亦擔任過 NASA 機師、NASCAR(北美房車賽)賽車手、NFL(國家美式足球聯盟)通信系統的音響工程師)。但找回根源,同時也需要創新,這次我希望創造出獨特的產品,為大家帶來更多新意。」

三合一

SPEAR Labs 成立之後,旋即創作出第一款入耳式耳機,名為 Triton 1。作為第一款產品,Triton 1 與品牌一樣,在各方面都離不開「3」這個數目字。首先,它用上三種材料製造耳機外殼。

「在產品設計之初,我已經思考如何加入更多新意,令它有別於市場其他耳機。黑曜石就是新嘗試,這種火山礦物結晶,普遍被認定有神秘力量,包括印第安人。這種物質穩定而堅硬,亦十分漂亮,但生產困難,需要人手打磨。經人手仔細打磨的黑曜石,令 Triton 1 的外殼變得既特殊又吸引。

「至於外殼中層,採用鈦金屬這種音響界素有口碑的材質。鈦,早於五十多年前已應用於隱形戰機,以堅硬、相對輕巧、耐用、穩定而聞名,也是一種得到音響業界廣泛認同的物料,原因當然是其聲學表現理想所致。這次我把鈦金屬製作成外殼中層部分,成為單元的聲箱。」

代理稱,SPEAR Labs 購入了退役隱形戰機,再抽取當中的鈦合金,作為耳機外殼材料,但不知道那款隱形戰機,也許是品牌宣傳相片之中的 SR-71 Blackbird?

來到外殼第三個組件,即是主要和皮膚接觸及導管部分,同時負責固定一些單元,採用了 Sterling Silver(925銀),它不但美觀,又不會引起皮膚敏感。」而這些純銀取材自舊樂器,例如長笛。這些金屬物料背後,都蘊藏着故事。

三單元

Triton 1 另一個「3」,是它採用了三種單元,「第一種單元,是一枚 10mm動圈單元,這是全頻單元。」順帶一提,Dale 曾透露自己是一位動圈愛好者。「中音部分選用了兩枚動鐵單元。與此同時,亦加入了 ACT Magneto-Static 靜磁單元,為這款耳機增添更多可供討論的地方。」

至於 Triton 1 其他設計特色方面,包括換線介面採用了 Pentaconn Ear,一種比 MMCX 更加安穩、耐用,亦同樣方便的設計;原裝耳機線,導體是八芯鍍銀 OFC。

Triton 1 的試作品早於今年八月,已於香港展出過。初步試聽發現,其結實、具衝擊力的聲音取向,與 Dale 以往的耳機產品那寬鬆低音有明顯分別,音效明顯加強,更加刺激。

總代理:Soundwave Audio HK

Archimedes

音響、音樂、耳機、電影、奇幻文學、汽車、鐘錶、葡萄酒...男人喜歡的玩物,幾乎全部上癮,奈何物慾無窮而金錢有限,只好努力工作、再工作、還是要工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