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TENET 天能》影評:不會只看一次

(圖片來源:維基百科)

在筆者開始追逐路蘭(基斯杜‧路蘭)的觀影經驗中,他的電影就是一種要求觀眾思考的娛樂,一如下棋,不思考、不肯想,就難以看下去。自從《凶心人》開始,觀眾必須與失意的男主角搜索失去了的記憶,而得回來的記憶片段,又會再次失去。《星際啟示錄》的第五空間、《潛行空間》的夢中夢中夢與時間的不對稱,甚至是他最親民的《蝙蝠俠》系列及歷史電影《鄧寇克大行動》,導演分別在片初鋪砌了主角轉變的線索或要求觀眾自行重組時序,簡單而言,路蘭在他的電影中探索時間的可能性,也可以說,他「玩轉時間」、突破時間這個第四空間給我們劃下的因果界線!

無疑,這篇並非影評,筆者自己也讀過、聽過關於《天能》的影評,說評,自然加入了主觀的想法。可是,我並不認為路蘭要求觀眾必須走向同一(或同十、或同一百)意識、思維邏輯、因果、結論,而是每一位觀眾,也要有自己的得著,你可以如各大門派中去研究電影中的一招一式,高手如張無忌般,忘掉了張三豐的招式而有得著,甚至是不思考,也成,只享受路蘭創造奇巧有震撼力的動作場面,亦可以得到滿足感。不能否認,我看不明白,失去了從前研究他的電影後有終於明白的快感,我只能說,《天能》是一部不能只看一次的作品,要在知道結尾序事形式後,再反轉時間最少看多一次的電影作品。

針對還未看《天能》,或準備再看《天能》的影迷與觀眾,不妨先讀一讀蘇格蘭哲學家大衛‧休謨 (David Hume) 對因果的見解:「我們無從得知因果之間的關係,只能得知某些事物總是會連結在一起,而這些事物在過去的經驗裡又是從不曾分開過的。我們並不能看透連結這些事物背後的理性為何,我們只能觀察到這些事物的本身,並且發現這些事物總是透過一種經常的連結而被我們在想像中歸類。」(Hume, 1740: 93)

我們不能說一件事物造就了另一件事物,我們所知道的只是一件事物跟另一件事物可能有所關連。休謨在這裡提出了「恆常連結」(constant conjunction)這個詞,恆常連結代表當我們看到某件事物總是「造成」另一事物時,我們所看到的其實是一件事物總是與另一件事物「恆常連結」。因此,我們並沒有理由相信一件事物的確造成另一件事物,兩件事物在未來也不一定會一直「互相連結」(Popkin & Stroll, 1993: 268)。我們之所以相信因果關係並非因為因果關係是自然的本質,而是因為我們所養成的心理習慣和人性所造成的(Popkin & Stroll, 1993: 272)。

引文摘自維基百科: 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5%A4%A7%E5%8D%AB%C2%B7%E4%BC%91%E8%B0%9F

時間為什麼只能前進,不能如「回帶」般倒退?玩俄羅斯方塊時能以最快的方法組成一個方形,就是把遊戲反轉。觀影一定要起、承、轉、合?電影潮流早已否定了這個既定元素。電影一定要能解讀?如果能超脫因果與時間,看這部電影便會有更多的樂趣!

珍納

有說,喜歡電影的人,是喜歡逃避現實的人.......有靚畫面,有靚聲音,藉好音樂逃避現實,不亦樂乎!對嗎?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