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cuphase DP-560 – 漸進的真義

去年十月,忙過一連三天的東京國際音響展採訪工作之後,再連續到訪兩家日本暢銷高級音響品牌的總部,其中一家就是 Accuphase。訪問期間,齋藤重正先生(前任社長,帶領公司成長為日本三大暢銷 Hi Fi 品牌之一,現已轉任會長一職)曾笑言,他們公司有很多守則,例如不可改動的香檳金面板,不喜歡的人可以直接選擇其他品牌。

在規矩嚴明的情況下,產品轉款的步驟不太可能出現大躍進,只不過,每當廠方人員為我們講解新產品時,總會提供與舊型號的資料作對比,以佐證新一代產品雖然不是石破天驚,但每一項數據皆比上一代優勝,每次都是全面進步。

作為 DP-550 SACD 機的後繼機,DP-560 無論在測量結果還是聲音表現都同樣有進步。

延伸閱讀:Accuphase 總部採訪之旅,帶你參觀研發、生產、維修部與試音室

 

實牙實齒的技術演進

說 Accuphase「保守」,這是正確的,副社長鈴木雅臣先生謙虛地指出,他們只是一家中小企,每個型號都需要投入大量資源去研發,假如未能確定新產品可以賣到目標數量,將不感冒進。因此他們沒有把握可以大賣的情況下,不敢開發新的產品類別,更何況對手並非弱者,同時亦要照顧現有顧客群,所以未有十足勝算之前,不打算推出串流播放機,CD、SACD 機依然是核心產品。

只不過,「守舊」卻不適用於這個品牌,尤其在數碼技術方面,例如品牌於去年發表的全新旗艦 DAC DC-950,就用上 ESS Technology 的新旗艦解碼晶片 ES9038PRO,按照正式發售時間排序,DC-950 是全球第二款賣街、採用這款 DA 晶片的產品。

品牌形象看似不變,研發部門卻是活力十足,去年到訪過他們總部,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坐滿年輕工程師的技術部門,DP-560 就是由副社長鈴木帶領一眾年輕人所研發的成果。

看似不變,內裏卻是全新

DP-560 和上一代的 DP-550 以及一眾 Accuphase 產品一樣,擁有同一設計哲學,香檳金面板更是萬年不變,其實他們曾經推出過黑色面板的產品(T-106 FM/AM 調諧器,於 1984 年初而世),但觀乎齋藤會長解說時的語氣,同類設計似乎不可能再出現。只不過外表看似一式一樣,其實亦有變化。新世代 Accuphase 產品都有同一共通點,就是顯示器變大了、變得更清晰,箇中原因顯然與日本音響消費群老化情況有關。DP-560 的顯示器不止增大了,更能夠同時顯示取樣率與 bit 數,後者是不少 DAC/CD 機都忽略的。需要顯示多少 bit、多少 Hz,是因為它的 USB 介面支援最高 DSD 11.2MHz、PCM 32bit/384kHz。

DP-560 與 DP-550 的體積完全一樣,重量是前者比後者多 0.3kg,而內部設計未有改動,依然分四個間隔,從左至右分別裝上電源供應、CD/SACD 機芯、邏輯控制電路,而機身後半部的「房間」,則是數碼音頻與模擬放大部分。四個間隔之間皆設有金屬板以作隔離。

汰舊換新

機殼依舊,不過內涵已經汰舊換新。對比DP-560與上一代的開蓋相,最容易分辨到是前者用上新的讀碟機械。新機芯比舊款更厚重,也就是比舊機更重的主要原因。新機芯不但換上更重、能夠將機芯其他部分完全覆蓋的鋁合金外殼;光學拾訊部分與機芯本體之間,亦加入新的圓柱形阻尼墊,進一步降低機械噪聲,以及增加拾訊準確度。「副作用」是光碟承盤開合動作非常順暢,而且接近完全安靜。

甚麼是「高級」?就是從使用體驗出發,每個細節都無遺漏,這是日本人的強項。情況就如當年豐田汽車建立凌志,目標是挑戰高級汽車市場,從大至市場策略、產品設計、售後服務、二手價值,小至關上車門的聲響,都同樣注重,致令他們可以迅速挑戰傳統市場領導者。日本人就是懂得如果營造高貴體驗。

逐級下放與同步提升

DP-560 數碼部分的核心是一枚 ESS Technology ES9018S,配合 Accuphase MDS+(Multiple Delta Sigma)技術一同工作,MDS 的基礎是 1992 年面世的 MMB(Multiple Multi-Bit),原理是通過多分 DAC 並聯工作,共同處理同一數碼訊號,然後再匯聚成單一模擬輸出。目的是解決傳統 DA 轉換在處理極低電平訊號時的非線性情況,動態表現與訊噪比亦會同步提升。

在 DP-560 身上的是 MDS+ 技術,在並聯的 DAC 各自完成數碼轉模擬工作,模擬訊號完成電流/電壓再會合成單一聲道訊號,令低至高電平表現更為線性。

由於一枚 ES9018S 晶片就有八組 DAC,所以 DP-560 每條聲道一共用上四分 DAC。整體技術與旗艦 DAC DC-950 的 MDS++ 類似,不過後者每聲道以八組 DAC 共同工作,相位配對方面亦更加複雜。

DP-560 備有 4 組數碼輸入,分別為 USB、光纖、Coaxial RCA,以及 HS-LINK。方才提過 USB 輸入支援最高 PCM 32bit/384kHz,以及透過 DoP(DSD over PCM)播放最高 DSD 11.2MHz。

至於 HS-LINK,則用作配連接同廠其他 SACD 機、轉盤,接收後者從 SACD 上面讀取的 DSD 2.8MHz 訊號。單純的 DSD 音樂檔,並沒有傳輸上的法例限制,故此除了 USB,還有部分廠家選擇透過 AES/EBU、Coaxial RCA、網路等方式從訊源傳送到 DAC;但載體換成 SACD 這種光碟,情況就完全不同,法例不容許在讀取碟內訊號之後不經加密就傳送到其他裝置,就算加密之後,負責接收的裝置亦需要與發訊裝置來自同一品牌。因此,Accuphase 要推出分體式 SACD 機,就輸入一個獨家而且經過加密的傳輸介面,這就是 HS-LINK,線材是一條網線。

去年九月底推出的 DP-950 CD/SACD 轉盤、DC-950 DAC 採用的 HS-LINK 已屬第二代。第一代 HS-LINK 將聲音與時鐘訊息混合在同一通道傳輸,到達接方之後,再透過 PLL 線路將時鐘訊號分拆出來;第二代則已成兩條獨立通道,將聲音與時鐘訊息分別傳輸,接收方不再需要 PLL 線路,有效減少 jitter。

新一代老金之聲

DP-560 是 Accuphase 中階數碼訊源,當然要放在《Hi Fi音響》大試音室開聲,與 McIntosh C22 前級、McIntosh MC75 單聲道後級、Wilson Audio Yvette 揚聲器合作,線材包括一對 Burmester 電源線(CD機及前級)、一對 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電源線(後級)、Dignity Audio Bravo XLR 訊號線(行後)、Audio Note ISIS-LX168 喇叭線。訊源至前級的訊號線則分別用過 Audio Note ISIS XLR 與 Ortofon Reference Black XLR,再綜合兩種組合下的聽感。

Accuphase 是規條嚴明的公司,大多由齋藤會長所訂立,會長是古典音樂愛好者,也是主要的校聲參考。而現在主管技術部門的鈴木先生,是 Jazz 愛好者,所以新產品的聲音取向,可以想像比以前有所不同。

先來一張歌劇《Verdi:Aida》(Orchestra dell’Accademia di Santa Cecilia, Antonio Pappano),以動態、分離度、舞台感以及結像感與定位清晰度來說,DP-560 播放古典音樂的能力絕對稱得上出色,配合擅長大起大落的 Wilson Audio Yvette 揚聲器,低音力量、動態爆發力同樣嚇人,充滿朝氣。

精緻與活力

作為火車頭,DP-560 十分稱職,瞬變與動態起落自然不成問題,連帶細緻度也同樣上乘,如同機身造工一樣,細膩幼滑。音色方面,不再如同廠九十年代出品那般,擁有強烈金黃音色,假如當時的 Accuphase 產品,音色有如黃昏暖陽,那麼 DP-560 就是日出,同樣有點暖和以及輝煌,不過濃度有所減少,只保留厚度與細緻,再大幅注入動感。音效表現之強,將合唱團與管弦樂團的規模感重現出來,就算在齊唱與齊奏之際,堂音、定位、層次、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的線條以及運弓力量變化,都同樣清晰,沒有半分走樣。

古典音樂出色,其他音樂又如何?聽聽德國 Reggae 歌手 Gentleman 在 MTV 的 Unplug Live,鼓聲凝聚有力,結實同時不缺打心口力感,低音電結他既潛得深,亦有理想清晰度。所謂高級音響應有的音效,它無一或缺。更重要是除非配線錯誤,否則不太可能令高音出現侵略性。

再聽重型搖滾樂,精神爽利程度不但令人聽得投入,而且久聽不倦。DP-560 有一定隱惡揚善傾向,會輕輕補救動態被壓縮以及厚度不足的錄音。這種修飾只算是輕微,不影響分析力以及還原度,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當電結他接上不同效果器、擴音機,當中分別一聽即知,資深結他手甚至不難辨認出結他、擴音機和效果器品牌。

總代理:大昌影音

定價:HK$64,800

Archimedes

音響、音樂、耳機、電影、奇幻文學、汽車、鐘錶、葡萄酒…男人喜歡的玩物,幾乎全部上癮,奈何物慾無窮而金錢有限,只好努力工作、再工作、還是要工作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