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ryphon 丹麥速訪之旅2017 – 休閒篇

 

▲比隆(Billund)是丹麥第二大城市,也是我們一行四人踏足這趟丹麥之旅的首個城市。隨即,由歐洲營業經理Rune Skov帶領我們向Åarhus市進發。Rune指,Åarhus的正確讀音為「柯河s」。

 

▲4月30日早上,通過飛機的那扇窗,丹麥沿岸有不少沙洲。進入內陸,盡見平原,田連阡陌,放眼一片舒適的翠綠。Rune指,早幾天,丹麥下了一回雪。

 

▲車窗外望,平房的露台是畫中的一部分,也是畫中可以出現活動的一部分,藝術與生活融而為一!

丹麥是世界著名的設計之國,無人不識的曲奇、加士伯、Lego,亦有低調優雅的George Jensen,著名家俬設計師也多不勝數,有Hans Wegner、Finn Juhl、Kaare Klint、Poul Kjæholm、Nanna Ditzel,少不得Børge Mogensen。音響成就方面,大半個世紀前,由Valdemar Poulsen開發出鋼線式磁氣錄音機telegraphone。當今著名的丹麥音響品牌有Bang & Olufsen、Dali Loudspeakers、Dynaudio、Lyngdorf Audio(Tact Audio)、Ortofon、Steinway Lyngdorf,在Hi End品牌中,Gryphon當然是一個非常重要代表!

 

▲離開機場約半個小時後,我們進入Åarhus市,一個充滿歷史感的城市,這裡有建立於8世紀的維京海房建築,不過這回無緣欣賞,有興趣的話,大家不坊到維基網站看看鳥瞰圖。Åarhus與其西北面的首都哥本哈根距離187公里,由這兒架車去大概要三個多小時。Rune指,維京人的平均高度1.82,與身高比一度還要高的Flemming碰面前,已先做好心理準備!

 

▲第一站,急不及待到訪皇家賭場!非也,這是我們下塌的飯店Hotel Royal,於1838年落成,僅有64個房間。Rune指,這酒店的Royal Suite只有丹麥皇室成員才可以入住,而他們通常是揚帆至此!

 

▲酒店輝煌的另一面

 

▲酒店大堂掛滿丹麥歷代皇帝的油畫肖像。不好意思,筆者要好好再進修一下攝影哦!

 

▲酒店內其實有不少中式擺設,花瓶是其一,還有福䘵壽助陣,大家看得太多,也就不拍照了!

 

▲古典酒店的房間就是門鑰也特別夠份量

 

▲這座電梯鍵於1902年,逾百年歷史。放心,鋼纜與操作換上現代機件,但留意拉門的感應器,否則要遊一遊電梯河才能再開門啊!

 

▲到底百多年的酒店有沒有幽靈?筆者兩晚也睡得很安穩啊!

 

▲設計果然無所不在

 

▲酒店外的小屋之美,在攝氏3度左右的溫度下,依然充滿吸引力!

 

▲離開酒店轉個彎角,這對坐在窗門嘆酒的的男女刻意輕碰酒杯好讓我拍照,好讓我感受一下丹麥人在春日中的親切笑容!

 

▲再轉個街角,已經遇上丹麥設計味特濃的音響名牌Bang & Olufsen,可惜今次無緣到訪!

 

▲星期天,街上人流不多,寧靜悠閒,一如歐洲不少城市,商店幾乎都是休息日。

 

▲假期,人們都聚到咖啡店中,不是喝咖啡,而是喝啤酒。

 

▲有說,北歐人從不忌諱黑暗,這幅壁畫大概可見一斑。

 

▲單車是丹麥人生活重要的交通工具,上班時間,駕著單車上班的人隨處可見!

 

▲Åarhus的主教堂,就在酒店轉角處。Rune說,丹麥人的崇拜已經非常高效率,一生人到大概三至四趟:出生、結婚、離世。當然,你多生幾個,自然會多到教堂幾次!

 

▲Åarhus市內的City Hall,建築物由Arne Jacobsen and Erik Møller設計。Rune指,就是他兩位不喜愛逛博物館的兒子,也喜歡到這裡消磨時間。大家有機會去Åarhus的話,Rune推薦大家必到這個City Hall一遊。

 

▲晚上6時,Flemming到酒店與我們會合,一如預期,他是不折不扣的巨人,室外的陽光仍然很猛烈!

 

 

 

▲淺談一會,與Flemming晚飯,丹麥的飲食要求,似乎比倫敦要好!

 

▲第二天早上,我們終於到達此行的目的地!

珍納

有說,喜歡電影的人,是喜歡逃避現實的人…….有靚畫面,有靚聲音,藉好音樂逃避現實,不亦樂乎!對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