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Alice Sara Ott – 德日大不同


香港藝術節向來是愛樂者的盛宴,尤其喜歡古典音樂的一群,雖然並非所有的節目皆與音樂有關,但比例很高,而2013年其中一場矚目的音樂會,主角是澳洲室樂團,與這次的被訪者Alice Sara Ott,而曲目是《Shostakovich: Piano Concerto No. 1》。

「這次演出只有一天時間採排,慶幸合作的樂團十分出色,所以很快就找到感覺。」Ott的父親是德國人,而母親是日本人,很自然就談到兩地文化的差異,「其實我自小在德國生活,很少到日本去,並不熟悉他們的文化,但兩者差異之大令人印象深刻,例如在德國開會時,大家會很多聲音很多意見;換成日本,會議室相對安靜得多,而且他們好像不會對提議說不,直至我忍不住站起來說『不,這樣不行。』」

OTT_2010_05_2SC0929_a

Ott在Deutsche Grammophon旗下經已發行了七張專輯,第五張的《Pictures》,話題性其實不比最近兩張為低,「這專輯收錄的Mussorgsky《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》,是在俄國的一場Live,事前做了很多的準備很多的練習,因為此曲寫的是作曲家在他朋友畫展中的見聞與感受,但我沒辦法看到當時那些畫作,只能夠發揮更多想像力。

相比起獨奏,我更喜歡彈協奏曲,因為時間相對短,負責的部分不那麼多(大笑)。」與其他現代演奏家一樣,Ott的演出安排得密密麻麻,雖然未滿二十五歲的她,充滿陽光活力,「現時一年大約演出六十場左右,有時候真的很累,要懂得拒絕一些演出邀請,然後留在我所愛的人身邊,和朋友一起下廚,有時候也畫一些東西,有助我補充腦能量。」OTT_2010_05_6SC0438_a

Ott現時的五張專輯,演錄了Liszt、Tchaikovsky、Beethoven等作曲家的作品,再加上這在港演奏了Shostakovich的鋼琴協奏曲,橫跨了古典時期至二十世界音樂,但還沒有涉足巴洛克,她說:「在開始學習鋼琴時,接觸了不少巴洛克時期的作品,這與古典時期的非常不同,後者並不適合在任何場合聆聽,例如進餐的時候聽到古典時期的音樂有時候會很煩躁,最少我是這樣,但巴洛克的就完全不同。

巴洛克是我的起點,但現在還未準備好錄製相關的專輯,再等一下吧。」部分年輕演奏家同時兼顧作曲的工作,但Ott謙稱她沒有這個天分,雖然很欣賞身邊有朋友擅於作曲,但自己卻做不來。訪問完結前,她提到音樂在她心目中的地位,「音樂就是我的生命。」這句話出自她口中,令人覺得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。

Archimedes

音響、音樂、耳機、電影、奇幻文學、汽車、鐘錶、葡萄酒...男人喜歡的玩物,幾乎全部上癮,奈何物慾無窮而金錢有限,只好努力工作、再工作、還是要工作...